消除以药补医任重道远医改应须贯彻落实节能

时间:2020/11/16 11:05:38 编辑:

消除以药补医任重道远 医改应须贯彻落实

消除以药补医,并不是一个新命题。早在若干年前,卫生系统就已提出取消公立医院药品加成、实行医药分开的改革路径。

但是,在今年年初召开的2012年全国卫生工作会议上,当消除以药补医的时间表实实在在地摆在面前时,卫生系统上下的震裹着军大衣随夜查车辆来到该支队玉山舰惊和质疑也是客观存在的:真的要消除以药补医了?现在是消除以药补医的时候吗?

应当承认,在长期扭曲的补偿机制下,药品收入已成为医疗机构生存和发展至关重要的一环,而改革牵一发则动全身,破除以药补医的震荡会有多大?这剂猛药的副作用能不能承受?医疗卫生系统能不能扛得住?这些担心不无道理。

但是,是不是因为这些担心和害怕,就可以放缓脚步,甚至裹足不前呢?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为了维护社会公众利益,为了医疗卫生事业的健康发展,为了医疗卫生队伍的长远建设,这个机制早晚要改。现在改、彻底改要比将来改、拖泥带水地改要主动得多、有利得多。

应该看到,改革的社会大背景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首先,经过30多年的改革开放,我国经济发展水平已今非昔比。根据财政部的公告,2011年,全国财政收入超过10万亿元,比上一年增加24.8%。在2011年度财政支出中,医疗卫生支出6367亿元,比上年增加1563亿元,增长32.5%。当前,医疗卫生支出在财政支出中无论是总量还是增量,和改革开放之初国家财政捉襟见肘的窘状相比已有天壤之别。

当然还有另一组数据值得注意。根据卫生部发布的卫生事业发展统计公报,2000年以来,我国卫生总费用占GDP的比例一直偏低。因此,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对卫生事业的投入还有进一步加大的空间。

我们还应该看到,3年医改已经为下一步改革打下了一定的基础。

基本医保初步实现全民覆盖。据统计,目前我国城乡已有13亿人享有基本医保,医保覆盖率达到95%以上。基本保障面的扩充,为医疗卫生事业的发展提供了有力的支撑。在接下来的改革中,这种支撑作用将会表现得更加明显。

政府对医疗卫生保障及机构方面投入了前所未有的资金,改善了医疗机构的硬件基础。其中,中央财政投入430亿元,支持地方建设2233所县级医院、6200多所中心乡镇卫生院、2.5万多所村卫生室。中央财政还投入130多亿元,资助我国县、乡、村三级医疗卫生机构购置医疗设备。同时,中央财政投入41.5亿元,支持建设全国2382所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加上地方财政的投入,医疗卫生机构获得了空前的快速发展。

除了看到改革需要的经济基础,还应该看到社会对改革以药补医机制的强烈诉求。

这种诉求既来自患方,也来自医方。通过亲身体验,通过媒体的报道和学者的解读,公众对医改面临的深层次问题已经有了越来越多的认知,对于以药补医机制的危害,开始有了越来越多的了解。虽然通过基本医保制度的基本覆盖,通过3年医改的一些举措,看病贵有所缓解,但是越来越多的人已经认识到,以药补医机制不改,看病贵问题很难从根儿上解决。

作为整个医疗链条中最核心的医务人员,在现有的利益分配体制下,他们认为自己实际上也处于一种非常弱这对全球各国城市管理者都具有警示意义:势的位置。尽管绝大多数医务人员在从业前需要巨大的资源投入,从业中需要承担着极高的风险、付出了辛勤的工作,但是却并没有通过合理合法的渠道得到应有的回报。医务人员也希望通过取消以药补医,理顺分配机制,使自己的劳动能够获得体面的有尊严的回报;患者同样希望自己所支付的医疗成本,能够获得专业的服务,而不是像现在这样需要担心自己是不是因为缺少医学知识而被算计。

即使被很多人认为是以药补医受益方的医药行业,也站出来要求改革。他们认为,尽管从表面上看,药品价格居高不下,但大部分利润并没有揣进他们的腰包,而是被灰色环节吞掉了。实际上,如果不从根本上改变以药补医的现行制度,目前单靠药品降价、药品招标采购、药品挂采购、药房托管等改革措施,也只能治标不治本。

说到底,以药补医是一个不可持续发展的、应当被摒弃的落后机制。厘清诸多环节,是为了帮助我们抓住改革的有利时机。面对错综复杂的改革,我们应该对困难有充分的估计,但是,对于困难的准备,不能演变为对改革的恐惧,面对挑战,跨越障碍,我们需要的是树立信心。

眉山治疗白癜风较好医院
一岁宝宝肚子胀
贵港看白癜风医院哪家好